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和睦家医院院长盘仲莹:医疗是权利还是权益?

2018-12-08 08:24:47
和睦家医院院长盘仲莹:医疗是权利还是权益? 编者按:我国的民营医院,单就口碑而言,和睦家称得上一枝独秀,算得上一个典型。这是一家有着美国医院血统,却成功本土化的非公立医院。北京一家公立三甲医院院长认为和睦家是他理想中的医院,“因为在这里,你看不到医生,也难见到患者,但他们都在应该在的地方。” 和睦家医院院长盘仲莹是这所医院资格老的员工,她并非医学出身,却成功地参与把美国的医疗模式复制到中国,并且在国内不同的城市不断复制着…… 11月29日,忙于下一年度预算的她在两场重要会议间隙边吃午饭边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刚一坐定,她向记者说:“好吧,开始采访前,我们先探讨一个问题,医疗之于普通人,究竟是权利,还是权益呢?” 和睦家医疗集团副总裁、北京和睦家医院院长盘仲莹 盘仲莹简介 和睦家医疗集团副总裁、北京和睦家医院院长。北京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卫生保健专业工商管理硕士,美国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医院管理博士学位在读。在加入和睦家之前,盘仲莹女士拥有六年的军旅生涯。 医疗是权利,还是权益? 中国网医药:既然您提到了,那么就要先请教医疗之于普通公众,究竟是权利,还是权益呢? 盘仲莹:这个问题是世界范围内都在争论的问题,美国在争论,中国同样也在争论。医疗对于老百姓,是权利(right)还是权益(privilege)? 如果它是人们的权利,是与生俱来,国家就应该做到全民保障。不论富有还是贫穷,不论城市的还是农村的,不论有户口的还是没户口的,等等,他都应该有享受医疗平等待遇;而如果是权益,是privilege,那有钱就看病,没钱就死了拉倒。 你会看到,世界上争论这个问题厉害的国家,也是一直坚持医疗是权益的美国,现在都已经发生改变了。奥巴马的医改新政正在慢慢往“医疗是权利”一方转变。而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我们国家有没有真正的把医疗作为一种权利,放在这样的战略的高度去看呢?如果认可医疗是公民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应有的权利,那么就应该像保证基础义务教育一样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各司其职,抓好基层的医疗服务的工作。 从教育的投入来讲,在西方,就像美国有public school,也就是公立的学校,能够保证每个人教育的权利,但同时私立学校非常活跃,这是因为市场决定的,因为人们受教育的需求是分层次的。 教育和医疗,是多么的相像。但是在中国,很多人会发现,我们医疗的改革,包括私立医疗的发展方式是严重滞后于教育的。虽然教育的状况依然不让人满意,但是医疗的状况更加滞后。主要原因是因为国家还没有通过立法,保证公民的医疗权利。 所以核心的问题,就是医疗是权利还是权益的问题。如果确定是权利了,国家的投入就应该保证基本医疗。对于市场该做的,就让他回归到市场,让市场去做。 国务院医改文件,和北京市支持社会资本办医的十八条新政来看,政府的思路是在变化,但是总的感觉是,政策来了,但是具体执行的办法没有出台,真正能惠及到我们的政策还是不多。 中国网医药:那现在中国的医疗环境,从你的角度看,是一个什么状态呢? 盘仲莹:谈到中国的医疗环境,我突然想起一句话:天下大乱,群雄并起。现在整个医疗环境处于一个转变期。国家早是把医疗作为公立的,福利性医疗,所以公立医院一统江山,我们称之为御林军。 但后来发现,国家有限的资本投入并不能解决所有人的医疗基本需求,远地的、偏远的、基本的、农村的医疗这些钱不够投入,很多人嗷嗷待哺。“御林军”人数也是非常有限,尚不能满足城市的医疗需求,更不会考虑到一些边远地区去做保障人们正当医疗权利的那些事情,那么就出现一个困境:公立医院不能承担并保证所有的基本医疗服务。 而对于非御林军的这些民营医院,政府应该做的是什么,不是投入,应该是监管。谁不按照游戏规则做事,你就把他清理出去,让那些按标准、规则运营的机构可以良性的循环和生存。有时候,中国的医疗环境,特别是民营医疗大家觉得乱,为什么?没有监管。政府的监管不到位,而且他对民营医院的管理跟公立医院的管理思路是一样的。那怎么行呢?你要是一个思路怎么管得了他们,他又不要你投钱。我觉得应该管好民营医院的准入和退出,不合格的就要退出,不遵守信用的就出局。 警示浮标公司
婴儿发烧推拿
门式起重机价钱价格
山东锅炉公司
地面互动投影厂家
林飞翔轴流机柜风扇FP-108EX-S1-B
两个多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宝宝发烧多少度吃退烧药
小孩有点咳嗽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